雖然我家人早在十幾年前就去過大陸了,但我始終沒有前去一遊的動力,前年在Wageningen跟新中國酒店的老闆聊天時,他還很好奇我為什麼一直去日本但就是不去大陸~不過去年底因為大陸的一個會議邀請我去演講,所以總算讓我決定去辦一本台胞證。

話說兩岸直航,尤其是松山機場能直飛虹橋,對我輩這類商務旅客來講確實很方便,因為我的目的地是蘇州,而從虹橋機場到虹橋火車站只要兩站地鐵,這比從浦東到上海火車站要方便多了。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從我家到松山機場只要搭一班公車就能轉文湖線啦~

這次到虹橋搭的是綠地球的第二代Hello Kitty彩繪機。幾年前我搭過第一代的彩繪機到關西機場,但我記得沒有那麼全機Kitty化,這回可是從裡到外都是Kitty,若是我家的姑娘們來搭的話會樂翻了。

虹橋機場第一航廈不大,人也不多,主要是因為一航廈是供東亞短程國際線之用,而且那是上海的第一代國際機場,跟互飛的松山、羽田、與金浦機場一樣,所以腹地與設備都算不上好,可是像虹橋機場第二航廈就現代多了。

從虹橋機場第一航廈到虹橋火車站要搭的是地鐵10號,車站離機場有5分鐘左右的步行距離,雖然是有頂的可以遮雨(不避風),但走著走著你根本察覺不出這是繁華的上海,反而有一種破敗感-跟我以前所聽聞的,上海有多麼繁華熱鬧一點也不相關。我比較不懂的是為什麼進地鐵站還要過X光機,而且不少人好像根本不鳥檢查人員。重點是,由於每個站往往只有一台X光機,所以進站動線被限得很死,有時從入口到進站處要從車站尾走到車站頭,而且大站就會塞車。

不過在我到的第一天,「虹橋機場第一航站樓」站只是個冷清的站,所以這個部份我還沒特別注意,只覺得很新鮮...只是到了虹橋火車站,那情況就全然兩樣了。

虹橋火車站很大,這麼說吧,比很多機場都大,但裡面的人也多,重點是售票處卻不是那麼好找。我身為自助旅行者,當然在台灣有做好列車時刻的功課,但我沒查的是:大陸的車票是怎麼買的,又,大陸買車票的情景又是什麼。我想得很簡單:不就是買張車票嘛!

DSCN3436  

虹橋火車站的到達層

哪知事情就是那麼不簡單!

我本來預計搭乘17:16的高鐵(車次是G字頭,還有D字頭的動車組,區別之後再講),可是因為班機從松山起飛時就延遲了半小時,到虹橋火車站並找到自動售票機時已經差不多要17:00了,所以我就打算買18:27的車次。誰知道排了40分鐘終於輪到我時,我才發現原來在大陸買火車票還得要登記身份證!

結果就是,那40分鐘的時間都是浪費的,我只好回到人工售票口,沒想到只排個不到10分鐘就輪到我了。我們這類旅客就要用台胞證或護照來買,只是18:27的車次沒位子了(連站票也沒有),只能買到下一班,也就是19:00的高鐵。當然接下來我就知道以後得要提早去買票了。

跟地鐵一樣,要到候車室得要通過X光機,這裡就很擠了,而且檢查人員還挺嚴格的。由於離開車還有一小時,心想還是去吃點東西算了,於是到他們二樓夾層的快餐廳吃飯。想說叫個炒飯還可以吧?沒想到花了35 rmb,叫來的揚州炒飯既沒料(除了飯之外就是加了洋火腿丁的三色冷凍蔬菜,不知是什麼的請去大賣場查一下吧)炒得又油膩,更重要的是根本沒有什麼味道;所配的湯是紫菜蛋花湯,偏偏這個又鹹到難以入口,我到後來是把湯澆在飯上然後囫圇吞棗地勉強吃完... 

DSC_0437  

這可以說是我有史以來吃過最難吃也最貴的揚州炒飯(說起來真不知道哪裡有揚州炒飯的影子)...

 

與台灣的大站一樣,車站在列車出發前10分鐘才放旅客到月台(他們叫站台)。由於現在車票都必需要過閘門,所以就算場面混亂大家擠成一團,但還不至於擠不出去,同時也不會說檢票門關了就不放人出去,列車關門前都還來得及(至少我看在虹橋跟蘇州兩個站是如此)。

從虹橋到蘇州的車行距離為84公里,但有趣的是依車次有不同的車行時間,從25分到44分都有,這跟是否有停靠站與利用哪條路線有關。到了蘇州火車站,還是很大,裡面還是塞滿了人,我得承認,對「大」的感覺一下子就被放大了,尤其看著電扶梯與樓梯上密密麻麻的人頭與旁邊牆壁的對比,真有一種你到了大人國的景象。

DSCN3893  

蘇州火車站的到達層

蘇州的公車(他們叫公交車)系統頗為發達,蘇州火車站週邊有三個發車站,分別是火車站、火車站北廣場、與火車站南廣場,幸好我要搭乘的公車是在離蘇州站最近的火車站發車站。由於我住的旅館就在人民路邊上,而路上正在興建地鐵4號線,所以交通很混亂,加上剛來乍到,完全不知利用地鐵樂橋站的連通道就可以到對面(旅館在下車站的另一邊),往北走了一段卻發現沒有半個行人可通過的路口,結果只好跟著當地人進行「中國式過馬路」(這不是我發明的喔,是大陸人自己這麼稱呼的,可以去google一下)-幸好去年底我才去泰國清邁開會,他們「泰國式過馬路」(這倒是我自己套用的~XD)的危險度與瘋狂度比大陸高出一大截,所以我反而很自然的就「中國式」了起來。

當然,必不可少的是大陸名物,隨地吐痰了...從我下公車到旅館的15分鐘路程中,就算沒有十位.也至少看到了七、八位大叔、大嬸、小哥們(幸好,還沒看到小姐...對了,聽說在大陸有些地方,對女士稱呼「小姐」是貶義)隨地吐痰。雖然我早就知道大陸有隨地吐痰的習慣,但實際聽到或看到時,我還是無法釋懷,就跟我第一次到法國時看見滿地狗糞以及踩到狗糞的人滿地抹鞋一樣...

在蘇州跟上海的街上,到處可以看見「要文明」的宣傳,比如說在蘇州公車站最常見的一句就是:「讓蘇州千年文化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這是蘇州市「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學習資料」中的一句口號,好像是出身無錫的前政協副主席張懷西在2008年視察蘇州市同里鎮時所講的)。在台灣生活了那麼久,我已經知道為什麼要口號了-事實上,會有口號就是因為做不到口號上所說的事。比如說「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或著「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等等都是,「要文明」的口號也不例外。

如果撇開那些讓我無法釋懷的東西外,老實說,我對大陸的第一印象很簡單,就是:「沒有違和感。」既沒有聽(對大陸有愛的人)說的繁華熱鬧,也沒有聽(對大陸有仇的人)說的髒污混亂。我老爸相信「讀萬卷書」,但我寧可「眼見為憑」,雖然那難免有瞎子摸象的缺點-我這趟大陸行讓我再一次相信「行萬里路」這檔子事(或說成是催眠自己也行啦~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mpm16 的頭像
gmpm16

Patlabor 的心情格納庫

gmpm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陆人
  • 讲的很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