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ka  

本來在第6話看完後就想寫觀後感,但問題是第6話雖然是延長25分鐘,卻總覺得是停在一個很難說清楚的點,等到第7話出來之後才算看得比較清楚。還有,每次嚼生肉時最大的痛苦居然不是聽不懂,而是網路超lag....

首先,原來第二部是大阪篇結束後的約1年後,但妙的是大阪篇的時空背景是2013年7月(給西大阪鋼鐵的貸款是2013年3月底,倒閉是3個月後,所以追帳正是7月到8月,也就是電視播放的時間),1年後的故事正是未來式~XD Anyway,因為有這「一年後」的設定,所以營業二部部長會信賴半澤就有所本了,因為一開始就講了,雖然是空降的,但半澤在營業二部的業績耀人,所以有一個這樣的次長,部長哪能不信賴他。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黑崎能回到金融廳,因為他本來就是被送到大阪國稅局避風頭,時間到了自然也就回來啦。

回到故事主題,在看關係圖時就知道半澤的任務是填補120億的壞帳,但這個東西在第7話就補回來啦!事實上就設定來講,伊勢島旅館是一個大型高級連鎖旅館,雖然要一出手就拿出120億現金是有些困難,但如果真的把所有閒置不動產都出脫後是可以辦得到的,事實上半澤從伊勢島旅館本身就搾取了約170億的資產,填補虧損綽綽有餘,但這120億只是個引子而已,要第7話才看出來,到第6話時真的會懷疑這120億很嚴重嗎?

第6話裡面最讓人錯愕的部份就是半澤直接向大和田叫陣開戰。第一部時大和田其實算是半澤的貴人,因為他的一席話讓半澤有更多的時間收回那5億,但從片中不斷出現的半澤之父上吊的回憶,就可以知道半澤心中的仇恨會因為大和田的「協助」而更形擴大,所以他調回總行之後一直避開大和田的邀宴。等避不掉,被迫赴宴之後他才發現,人家根本不把他老爸的死當一回事(事實上是根本不知道,因為大和田抽完銀根後怎麼會去理會原借款人的死活?尤其事過二十幾年誰會去記得啊,大和田又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因此當半澤掌握了一張只有「合理懷疑」的內部文件,加上伊勢島旅館會計經理的暗示-當然這也是口說無憑的東西,況且人家也跟他說要找出證據-就自己腦補整個過程(雖說大家都知道劇情應該是如此啦....)。所以簡單講,半澤的叫陣就是在腦充血之後所做的愚蠢舉動。

並非不合理,人雖有理性,但感性才是支配日常生活的關鍵,因此面對殺父仇人,會這樣腦充血是可以理解的。當然,這是讓半澤陷入困境的方式,只是跟第一部不同,大阪篇是被冤屈的,而東京篇則是自找的麻煩。

第6話裡另一個亮點則是後藤。還是跟第一部一樣,一開始後藤還是一整個倒霉樣,還差一點又被逼瘋。但半澤卻帶著他讓他恢復了不少自信,甚至還協助他拿到內部資料。我相信看到這一幕的人應該都會很有感觸吧,說實在的,能有一個這樣好的朋友,真的一生都不枉了。

現在的局勢已經很清楚了,貸款給伊勢島旅館的目的就是讓銀行至少損失200億,並讓銀行被迫提取1500億的準備金(這筆準備金太高了,不過為了戲劇效果可以不計缺失)。銀行不會因為這樣就會倒閉,畢竟設定中東京中央銀行是世界排名第三位的銀行(依本劇一開始的設定,產業中央銀行在2.9兆的不良資產擠壓下還是能以合併重生,1500億準備金只算是有點肉痛的情況),但銀行的利潤會被吃掉,股價會下跌,總行長可能因此會被撤換。

這才是重點,由於現在舊產業中央銀行的頭-當然是大和田-認為舊東京第一銀行的人處處位居要津,像總行長跟專務都是舊東京第一銀行出身,所以要重振產業中央銀行的聲望,這個手段是必要的,因為只有把總行長拉下來,才能改變生態。讓銀行受點痛,但又不傷根基,還能讓自己晉升高位,這是大和田的盤算。而跟大和田合作的伊勢島旅館的羽根專務也是一樣,為了破除旅館的劣習,就要自己升為社長;可是會社是家族企業,要晉升,就要讓旅館痛一下把社長拉下來,即便這個痛可能會犧牲某些未來也在所不惜。

這是奪權,所謂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有道是李世民不弒兄(若依照太子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看法,說弒君亦無不可),就不會有貞觀之治。但話說回來,你怎知李建成不會產生一個○○之治?雖然依據正史的記載,李建成在戰功可能不及李世民,但他是被李淵任命抵禦突厥的統帥,而且又是監國,至少李淵是支持長子的。所以這是一個成王敗寇的局面,半澤就是這樣爬上來的。

但這跟半澤的理念全然背道而馳,半澤因出身的關係所以是從被授信者的角度來看,他認為銀行對被授信者的生存有責任,因為國家的經濟與人民的生計是由這些被授信者所支撐。我必需非常同意大和田的講法,就是兩人的講法其實一樣,只是角度不同,居大位者不能明察秋毫之末,而不見輿薪,必要的犧牲是需要的。只是兩人的衝突點在於誰或什麼東西是可以被犧牲的。

比較有趣的是黑崎的角色。他的職務是主任檢查官,所以要來做金融廳檢查並不是他指使的,因為這本來就是金融廳檢查單位的例行業務(金管會的檢查局就是在做這些事)。但因為黑崎跟半澤有仇,所以在這裡面處處跟半澤做對,甚至願意接受大和田的條件但連讓半澤解釋的餘地都沒有,你不能說錯,但多少有些利益迴避的問題。如果從「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這種角度來看的話,金融廳的惡役風是成功的就是了。

如之前所講,半澤的跟大和田的對幹是在腦充血之下的盲動,所以他的一些做為難免有些鑽牛角尖。但這部片的好處就是大家自動把好壞分得很清楚,因為半澤是好人,所以跟半澤一掛的都是好人(我想應該有不少人會同情貌似無能的舊東京第一派,但我認為這只是集數太短的情況下所做的妥協,至少在第一部裡專務跟常務兩個就有在鬥啦),而大和田是惡役,所以跟他一掛的都是壞蛋。現在大家看到半澤又受到殺父仇人的折辱(下跪拜託大和田寬延期限),當然會期待接下來他的「怒濤的反擊」~

而我呢,則是期待半澤會真的如他所說成為惡人,成為魔鬼!還有3話,實在難熬啊~XD最後,恭喜第7話關東的收視率終於到30%,這已是TBS夏季日9的紀錄了。但關西略降,雖然還是在30%以上,這也是首度下降的一話,希望未來3話能更上一層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mpm16 的頭像
gmpm16

Patlabor 的心情格納庫

gmpm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