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s2  

從ptt看到兩篇格文,分別是「『半沢直樹』最終回の元銀行管理職からみた解釈」「『半沢直樹』最終回の元銀行管理職からみた解釈〜補足説明」。我日文不夠好所以無法全面討論,因此只挑「不當融資」與「出向」這兩樣感興趣的地方談一下。

首先是田宮電機的迂回融資。這個詞在其它地方,尤其在大陸不是那麼的差,基本上是母公司將子公司的盈餘拿回母公司補虧損-也就是說這個子公司之所以獲利的目地是為了讓母公司有其它的金流而不是只靠政府或銀行。這在大陸有個例子,就是做面板的京東方。跟台灣一樣,大陸的面板業也是慘兮兮,因此京東方就另闢金流管道-他跑去做煤礦業。當然大陸是用煤產煤的大國,所以當京東方獲得10噸煤礦探礦權後,就跟鄂爾多斯市政府換地換礦權,最後拿到一筆36億RMB(約172億NTD)的資金,用來補足京東方在2011年的虧損還有餘(最後財報是賺了5億RMB)-這個就是在大陸所稱的迂回融資。

在日本迂回融資還是針對銀行的不當貸款,也就是劇中所演,LAFiTE因為信用不良(負債1億日元)無法再向銀行借款,於是透過田宮電機向東京中央銀行借了3000萬轉到LAFiTE。如果LAFiTE再用這筆資金重新獲得其它銀行的融資,這在日本屬為違法行為,算是一種詐欺罪。至於迂回融資本身稱不上犯罪,但如果被迂回的企業體因為體質不良破產了,這個中介的企業就得要承擔巨額的還款。所以倒霉的一定是田宮電機,這是為什麼田宮社長知道事情被拆穿時會那麼緊張了。可是中野渡行長決定庇護(或控制)大和田,因為一旦被爆出來,行長固然可以放棄大和田,可是會重新引起金融廳的注意,那還是一個很麻煩的局面。所以銀行可能會給田宮電機一些甜頭,而這件事會如船過水無痕一樣被蓋掉。

這個跟淺野分行長的情況一樣,淺野的所做所為是犯罪行為,不僅僅是在違反會社規範而已,大和田跟淺野兩個被懲戒解雇(這個在台灣也是通用名詞,在勞基法裡稱為「不經預告的終止契約」)甚至被起訴都不是問題,但在劇中一個是被流放到馬尼拉,另一個雖然留在董事會但被拔掉全副爪牙,所以銀行絕對不能倒,必須成為最大的黑幕,某種程度來講證實了大和田的話~XD

另一個是左遷。其實左遷有兩種,一個是移籍型出向,也就是劇中所講的「片道切符の島流しだ」(片道即單程之意;切符,同きっぷ,即票券,直譯即「一張到孤島的單程票」),意思就是流放,去了就回不來了。可是為什麼銀行還能把已經流放到田宮電機的近藤再一次丟到根室呢?甚至之後在大和田的命令下又調回總行?其實說是說流放,但至少在第一年的時候還算是銀行的職員,薪水福利還是比照銀行,要到一段時間後(少則一年,多則三年),銀行才會要流放的職員辦理離職與轉籍的事宜,從此這個職員就成為流放公司的員工,薪水與福利比照轉籍後的公司。像近藤流放到田宮電機時其實還可以住在銀行的宿舍,只是他打算在此渡過一生,才主動搬到田宮電機的宿舍去。

可是左遷還有一個是在籍型出向,這是半澤或黑崎所遇到的情況。所謂在籍型出向就是你還是銀行職員,但被送到子公司去歷練也好或懲處也罷。如果是歷練的話短則兩年長則五年,有好表現就會高升回總部,不行的話就掰啦。像黑崎是因為逼垮一間銀行,被輿論說做得太過了,因此被送到大阪國稅局躲風頭;而半澤是因為衝撞董事會(劇中)或幹掉一整掛對方派系的大頭(小說),所以被中野渡行長處份到子公司去,好讓半澤冷靜一下。

半澤會光火是必然的,所以最後的眼神才由驚轉怒。可是對銀行來說,管你有1萬個正當理由,你在董事會裡不甩行長的勸阻,直接打爆常務取締役(資深副總裁)還要他下跪,在任何一家公司裡都會把這檔子事寫進人事記錄裡。格文的作者大關曉夫先生說,對半澤應該會有:「一見温和だが、かなり勝気で危険な性格」(看起來很溫和,實際上很好勝的危險性格)、「唯我独尊」(well,就是唯我獨尊)、「相手を徹底的につぶしにかかる」(會把對手徹底地打倒)、「相容れない者とは妥協できない」(對不相容的人不能妥協)等考評。若是這樣的人可以升官,那這家公司的管理才有問題呢!

所以中野渡行長把他丟到東京中央證券,位置是營業企畫部部長,重點是升還是降。若以子公司的職位比總公司低一階的話,應該是平轉,因為營業企畫部跟在總行的營業二部應該是一樣的組織,所以半澤在總行是次長,到子公司是部長的話就該跟次長是一樣的。但是從日文其實看不太出來,因為像岸川的職稱是取締役總括事業部長,但他的位階比營業二部的內藤部長高多了。從英文比較可以分得出,岸川應該是General manager,也就是總經理,可是內藤是Director,中文應該是翻為經理。如果半澤沒有取締役頭銜,應該也只是部門經理而已,所以應該是平轉。

但問題就在於這個平轉不代表你一定會回來,因為他的人事考評實在不夠好,是那種能力很強可是不善與人相處的類型,會有回不來的可能性(而且還不小)。不過,至少東京中央證券還是在東京,他們不必考慮到搬家的可能性~XD

而這種調動或歷練在台灣的企業還蠻常見的,像家父以前在大紡織公司工作時就是如此。當然有些是為了規避勞保年資(現在不可以了),但那通常是在勞方這一側比較會發生。所以只要在大企業做過的人大概都知道半澤的被調職是理所當然,會不爽的理由純粹是情緒性的,也就是:一、看起來沒有結局-但那是當然的,原著到這邊時本來就沒完結;至於有人說是爛尾,那這種人我連駁都懶,這種手法在美劇可多了,講人家爛尾那只是所見者少而已。二、半澤應該升官-如果依照情緒來講是如此,因為半澤的理由很「正當」。但就如前面所講的,如果真的升官那只是顯示中野渡行長實在不會管理公司,因為就管理來講,像半澤這種人很危險,因為不知什麼時候會暴衝出來把組織給瓦解掉。

我想,就現實面-我講的是實際經營面-來講,中野渡把半澤送到中央東京證券是很正確也不得不做的一件事,不然半澤必定會成為箭靶。會興高彩烈地把半澤升官還納為心腹,那才叫真的爛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mpm16 的頭像
gmpm16

Patlabor 的心情格納庫

gmpm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謝謝您的文章,讓我對日本及台灣企業的狀況又多了一層了解,收穫不少。
  • 不客氣, 很高興您會喜歡~

    gmpm16 於 2014/01/03 22: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