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n W. Hiesboeck所發表的"5 Bold Steps for Taiwan’s Future"被翻成"稟蔡總統,台灣必須「放棄東南亞」政策才能重返榮耀", 結果讓很多人以為在打臉空心菜, 所以到處轉. 但真的有在打臉空心菜嗎? 其實南向是正確的, 但應該是在西進成熟時就開始. 問題是西進整整晚了12年, 台灣已經沒有機會走自己的一帶一路了, 這才是大問題.

至於那五個"Bold Steps", 裡面老生常談的太多, 甚至還有相互矛盾之處, 例如:

1. 停止南向(Move South)政策: 這是很多人轉的原因, 可是裡面所提的解方, 如"想辦法投資、發展最新的科技", 這誰都知道, 可是你沒有市場就沒有用. 早在向下沉淪上台時, 李遠哲這些人就鼓吹過"要投資Know how, 讓人家來買". 當年有一家賽亞科技, 找了一堆國外的生技博士, 也聘了一些國內的博士, 號稱要從know how前進世界. 沒有多久, 連向下沉淪都還在任的時候, 這家Know how公司在"我軍轉進迅速, 敵軍追趕不及"的情況下, 轉成代工定序, 代理進口藥品的老路. 我們一直講產業要升級, 可是廠商就是做不下去啊. 你說台積電世界第一, 鴻海郭董超霸氣, 問題是他們都做不出這裡面所講的"發展最新的科技"的自有品牌, 那還是人家有通路的情況下. 我個人倒是很認同"讓他們為了未來工作,而非維持現狀", 只是現在的情況是既沒有維持現狀, 也沒有未來.

2. 停止堆存外匯存底: 這個我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外匯存底是我們的貨幣準備金, 台灣之所以在幾次金融海嘯裡一直維持金融穩定, 一方面是台灣的銀行體係極為封閉保守, 反而沒有被金融海嘯衝擊, 另一方面就是我們有足購的準備金進行貨幣操作. 那幾個歐豬N國之所以經濟崩盤, 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他們無法進行貨幣操作(都用歐元). 早在愛台十二項建設時, 貪扁政府就想搞外匯存底, 小夫也大張旗鼓要搞, 這都是沒搞清楚我們的外匯存底是幹嘛用的, 眼中只看到錢錢錢. 至於"現存的台灣創投都太過守舊,不願意承擔風險", 這我不敢說什麼, 就外表看起來是這樣沒錯, 但台灣的創投資金只能搞出三流文創, 這創投本身就很有問題, 只是這跟外匯存底真的一點狗屁關係都沒有.

3. 支持製造科技領域: 我也非常同意, 但問題還不光在支不支持製造科技領域, 而是製造業與科技業就是污染產業. 你政府不去協助去污染設備的產業, 只會對製造業與科技業一邊開鍘一邊要錢, 環團無限上綱的下場就是現在台灣的情況. 還有就是這個其實跟第一點很像, 你沒有市場就沒有用, 台灣從老闆到政府, 甚至個人都只想要"一年投資, 兩年打平, 三年賺錢". 我們以前想要申請經濟部的計畫, 申請書下載下來之後就放棄了, 因為他裡面有個必填的是"這項研究在未來三年的獲利率是多少". 如果那是一個成熟的產業, 你要這麼問其實很理所當然, 任何一個經理人都該問這樣的問題. 但我們要申請的是生物能源的基礎研究, 那也是你這個計畫的目的, 結果你問我們未來三年的獲利率..... 基本上我對"中研院與工研院有這個星球上最棒的菁英,點子卻都被老美整碗拿去賺錢,而不是台灣自己拿來賺"這段話超嗤之以鼻, "這個星球上最棒的菁英"這種馬屁就免了, 中研院的PI大概都沒什麼人敢這麼自認了(當然有人還是會啦, 但我也沒看過那些人回到台灣後有什麼NSC), 但工研院一直都有技術轉移給本國廠商, 而且一直是任務導向, 也就是政府與廠商希望你做什麼, 工研院就做什麼, 那本來就是工研院的任務. 但中研院一直都不是技術導向, 所以本來也沒有什麼"被老美整碗拿去賺錢"這種鳥事. 中研院的問題 - 先不論高層 - 並不是在基礎研究, 而是台灣人跟政府問一樣的問題: "這項研究在未來三年的獲利率是多少"... 任何一個科技強國都是有很強大的基礎研究, 不管那基礎研究在未來20年是不是有獲利能力. 可是台灣追求的是淺碟式的研究, 這其實與第一和第三點相互衝突的.


4. 砸錢在台灣強力的醫療領域中: 標題正確, 內文嚴重不符(我能告詐欺嗎~XD). 台灣的醫療水準號稱世界第一, 跟台灣的農業一樣有著世界第一的稱號. 我們先不看醫學, 看農業. 既然我們台灣的農業是世界第一, 怎麼我們的花卉的收益跟荷蘭比只是零頭? 為什麼我們的水果賣不過東南亞的水果? 拿鋼彈的例子來講好了, 我們最好的水果是鋼彈試作機等級, 很貴, 品質很好, 可是無法量產. 我們能量產的東西有加強型吉姆, 吉姆, 鋼球(?!), 數量是品質由低到高成指數遞減, 人家的東西可能沒有試作機等級強, 但絕對是有非常一致性的加強型吉姆! 那更別提有些地方的水果是把試作機直接量產(日本). 這就是台灣的醫療界. 其實馬政府時代也要在航空城搞境外醫療, 結果被哪些人擋下來? 我想到現在還沒幾年, 應該不致健忘至此吧, 結果你遞藥方給同一群人, 這也太好笑了吧.

5. 歡迎國際人才: 這點跟第1, 3, 4各點有嚴重衝突, 既然我們有全世界最好的人才, 那我們為什麼又要歡迎國際人才? 當然歡迎國際人才是對的, 可是我們自己的高階人才都被當成奴才來用了, 又有什麼國際人才想過來? 因為我們台灣"誠懇"嗎? 你還不如找些愛上夜店的CCR來招募, 成效說不定還大些.

他的小結其實很有意思, "千萬不要再問那些 70 幾歲老人的意見,他們腦子裡都是自己的利益跟中國。" - 這點實在很有趣, 70幾歲老人的腦子裡都是自己的利益跟中國嗎? 或許吧, 連白毛辜都跟大陸做生意了, 可是那也是全世界各國的商界菁英的腦子裡的想法耶. 再說了, 台灣的"年輕創業家、創新者"到底弄出了些什麼? 有啦, 如果嘴砲算產業的話, 台灣的年輕創業家與創新者居第二, 真的沒有人敢當第一!

這篇文雖然不到廢文的地步, 但絕對誇大了台灣的能力與嚴重弱化了市場的重要性. 作者在搞行銷, 如果是一個"推銷台灣"的文案, 那或許很有趣. 但如果是用來當成產業建言, 那就真的免了, 作者還不如先說服歐盟放棄中國市場, 轉而跟台灣建立緊密的經濟與外交關係還有用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mpm16 的頭像
gmpm16

Patlabor 的心情格納庫

gmpm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